远山青晓

抚琴闻曲远,仗剑笑天涯。
爆吹秀秀&猫叔
秀家/猫叔家/舟渡/朝俞/酒茨/k莫…

纪念一下入粉。
放开我北鼻是什么神仙综艺啊呜呜呜嘎嘎也太可爱了吧!!!!

强烈安利伦桑新歌,汪叽视角的忘羡曲子,真的听哭T﹏T
网易b站都有
用胶带+彩铅艰难凑了个忘羡主题,凑合看看吧

“却转瞬 即被人间杀尽青春”……
问灵十三载 等一不归人。

#化身孤岛的鲸
向全世界安利这首歌!!

——我未入过繁华之境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听过喧嚣的声音
      未见过太多生灵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有过滚烫的心情
      所以也未觉大洋正中    有多么安静
 
     “直到,遇见你。”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【花怜】圆

#清明贺文(?)&车
#抽到无料 爆炸开心 开车回馈社会
#人物属于墨香,ooc我的
#顺便打滚求评论QAQ

以下正文↓↓↓

清明时节雨纷纷。

春雨向来是温和而缠绵的,顺着树梢活泼的跃下,氤氲得乡里湿润一片。酉时刚过,天地间已不复午时的亮堂,夕阳也逐渐被掩映于山峰后了。

寒食节已至,农人都早早自田地间回家了。乡间小道上难得的空旷,雨幕之中,却自远处行来一个高佻少年。

他未着斗笠,也未披蓑衣,头发杂乱的散在身后,艳红的衣裳已经湿透,面上的水不出淌下来,本人却不如何在意。

他走着。走得很快。

雨下,山神庙的样子明晰起来。近了,又近了,直至少年拉开破败的木门,一头钻了进去。

这不过是万千仙乐太子庙中很普通的一座。

或者也不能这么说——它实在是太小太破旧了,哪里能只用一个 “普通” 来形容呢。别处的太子庙总是辉煌之极的,而这一座既无香火,也无信徒,落了灰的神台上,一尊雕得歪七扭八的太子像抱剑独立 着,那姿态和神情更像是耍杂技而非悦神。估计全天下也找不出比它更简陋的太子庙了。

不过,若是别处的太子庙——任意一座——断然是不会放这样一个衣衫不整的少年进来的。

“殿下。”

少年走上前。他已经很高了,平视着那神像的双眼唤了一声。

接着,他微微附下身,小心翼翼的抽出神像左手握着的那朵白花,又将自己手中刚采摘的花放了进去。

做完这一切,他闭上双目,合掌祈福。

殿下或许听不到。又或许能听到。

少年想起几年前,也是一个雨夜。他执拗地递给神像花束,询问着神像生活的意义,在绝望之中,听见的那道温润悦耳的声音。

—— “ 如果不知道要怎样活下去,那就为了我而活下去吧。 ”

殿下。

他的心里说。我要上战场了,明天,我就能为了殿下打仗了。

他说完,睁开眼。神台之上,灰白的神像仍保持着那个滑稽的姿势,即便是这样,他也是他心目中唯一的、令他骄傲的神明。

…………

“ 三郎? ”

走在谢怜身旁的红衣鬼王回过神来,挑起一边眉,笑道 : “ 怎么了吗?哥哥。”

不知是为何,鬼市也是过寒食节的。周围小摊都没有开火,只卖一些预先做好的食物。

谢怜道 : “ 没有,只不过有些好奇这里寒食节的吃食罢了。”

花城道 : “ 哦? 哥哥想吃么? ”

他话音刚落,旁边就有一道热情的声音响起来 : “ 大伯公,想吃什么嘎?这里有新鲜的冷冻人舌和人掌,配上刚进的调料,顾客们吃了都说好。城主和大伯公要来一份吗嘎?”

“ …… ” 谢怜干笑一声 : “谢谢,还是不了吧。”

花城哈哈笑道 : “哥哥是不会想吃这些的吧。”

谢怜道 : “ ……确实。”

可是,他又的确有些馋了。虽然仙身不会有什么饥饿之感,谢怜却想吃点什么。他刚抬眼看花城,花城便道 : “ 哥哥想吃东西吗?”

见谢怜点头,花城继续道 : “ 那么,随我来吧,哥哥。”


他们一路行至千灯观。夜里的道观灯火通明,橘黄的光芒星星点点的透出来,亮澄澄的,温暖极了。

关内,案台上摆着一个精致的碟子。

谢怜怔怔的注视着那上面几只圆滚滚的青团。

他记得很多很多年以前,宫内膳食殿在寒食节时,也是要停火一天的。那一天到来之时,每餐都是冷冰冰的饭食,要么是提前烹制的,要么就是当天摘下洗净、拌一下就能吃的野菜。在那当中,唯一甜蜜的记忆便是这用艾叶包着的青色团子。外表是绿色的糯米团,内里填满了深棕色的豆沙,每咬一口都清甜无比。

后来,战火突起,仙乐灭国。再后来,他成神复而被贬,再成,再贬,遇见很多人,做过很多事,在平实带着苦难的生活中忙忙碌碌,也早将舌尖这一抹甜蜜的滋味抛到脑后。


身侧,花城笑道 : “哥哥,喜欢吗?”

谢怜眨眨眼,好容易将心中酸涩之感咽了回去,听见花城问话,忙道 : “ 喜欢的,多谢三郎了。”

“ 那么,尝尝吧,哥哥。”


精美的银筷上雕刻着繁复的细纹,谢怜夹起一只小巧的青团,小小的咬了一口。

一旁,俊美的红衣鬼王却没有动筷,只随手撑住头,笑吟吟地望着他。

谢怜道 : “三郎,你不吃吗?”

花城挑起一边眉,只道 : “ 好吃吗,哥哥。”

谢怜被那目光看得不明所以,懵懵嚼着破嘴中甜软的糯米团子,道 : “ 好吃的,像我少时吃的味道。”

花城的眉毛挑得更高了。

谢怜突然发现他望向的并非自己,而是自己筷中夹着的、那咬了一半的青团。

…………

花城仍然笑着看他。

谢怜只好慢慢的、慢慢的伸过筷子,把青团喂进了花城口里。

花城见他羞赧的神色,得逞一般笑起来。

“ …… ”谢怜道 : “ 三郎呀…… ”

他二人原本是面对彼此坐着的。花城突然起身,坐到谢怜身旁,从身后拥住他,一同倚在玉榻上,笑着应了一声。

玉是好玉,温润而又剔透。谢怜被他这般揽着,双颊微微发粉,只当什么也未曾发生,为转移注意力一般的夹起第二只青团。还未入口,身后花城便笑道 : “说起来,原来青团是这般味道,怪不得哥哥喜欢了。”

谢怜闻言,有些怔然,问道 : “ 三郎……以前不曾吃过吗?”

花城道 : “ 不曾。”

想来也是,花城幼年褴褛,少年落魄,温饱尚且是问题,又何谈只在寒食节前后出现的甜食呢。

谢怜转头望向拥住自己的爱人。灯火之下,花城眉眼微弯,笑意盈盈地盯着他瞧,神色温柔而缱倦。

他低下头。他抬起头。他们的唇瓣碰触到一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车] [珊瑚珠play] [链接见评论]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完事后,花城把谢怜抱在怀里,一手轻抚着他光/裸的后背,道 : “ 哥哥,我想起一首词。”

谢怜道 : “ 什么词? ”

花城道 : “ 寒食后,酒醒却咨嗟。休对故人思故国,且将新火试新茶,诗酒趁年华。”
谢怜道 : “ 为何会…想起这首。”

花城笑道 : “ 或许是寒食节吧,又或许是因为 [ 故人 ] 。”

“ …… ”谢怜哭笑不得道 : “ 可这几句是在写思乡呀。”

花城哈哈笑道 : “ 别在意这些么,哥哥。”

谢怜道 : “ 好吧,好吧。”


实际上,谢怜懂他为何会想起这首词。

单单是因为 [ 故人 ] 二字罢了。

上元佳节,神武大街,惊鸿一瞥,百世沦陷。衣着华美的仙乐太子在悦神之时,接住自城墙跌落的羸弱幼童,至今已有八百余年,岂非故人哉?


“ 殿下。”

思绪间,身侧的花城又道。

谢怜看向他,只见鬼王凝神注视着他的双眼,无比郑重的说 : “ 殿下,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信徒。”

一如他许多次重复的那样。



很多人都喜欢说空话,可花城不同。他也自始至终,都这样做了。

八百年来,他上过刀山,下过火海,吃过很多苦,受过很多累。他在他的道路上踽踽独行,曾是战场上的无名小卒,是不孤独的一盏鬼火,是为保护谢怜而魂飞魄散的鬼魂,是宁可自挖右眼也不肯伤活人性命的厉鬼 …… 可是,一直不变的,是奉在心中信仰的、他唯一的神明。

——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雨夜,在风雨中简陋的山神庙里,十二三岁的少年就已经闭上双目,虔诚信仰了。

他等了八百年,等到幼童一点点蜕变成了强大的绝境鬼王。八百年后,他终于,拥住了他的神明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爆肝啊 ! !
既然花城是鬼,应该会过清明吧(…)
总之清明快乐,捂脸逃

嗷嗷嗷嗷旋转跳跃闭着眼!!
第一本花怜的无料暴风开心!
(不打tag…就暗搓搓兴奋一下><)